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

Journal of Heilongjiang College of Education

 《论语》人学内涵的当下价值

朱小健

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课程前言

    田桐(主持人):学术前沿,思想对话,欢迎收看《世纪大讲堂》系列节目,“儒学与当代中国”。1972年,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曾经预言说,拯救二十一世纪人类社会的,只有中国的儒家思想和大乘佛法,所以二十一世纪是中国的世纪。西方的历史学家为什么会如此看重东方的儒家思想,产生于两千五百多年前的儒家思想,对于二十一世纪的人类真的有如此之巨大的作用吗?《论语》作为儒家的开山之作,儒学的元典,在被不断地阐释、注解、运用和发挥之后,它本来的面目究竟是什么?而这部中国文化经典对于转型当中的中国社会,对于中华文化的复兴能起到怎样的作用?有关这些问题,我们今天非常荣幸地请到了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朱小健教授,他将和我们来解读《<论语>人学内涵的当下价值》。

    解说:朱小健,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训诂学研究会会长。近年主要研究方向为训诂学理论、训诂学史、说文解字研究、国际汉语教学研究、经学研究等。在北京师范大学主讲古代汉语、训诂学、训诂学史、自然语言处理专题、汉语国际推广研究专题、古注选读等课程,在训诂学、中文信息处理、国际汉语教育三个方向培养研究生。

    田桐:那么朱教授,儒学它在中国的古老文化当中已经有两千五百年的历史了,那么随着它的不断的传承和发展,到今天呢,您觉得我们怎么样去理解儒学?

    朱小健(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儒学在我们看来就是人学,因为我的专业其实是训诂学,训诂学呢,是我们这个中国的传统学术中的一个独有的,其他的民族没有的这样的一门学科,它所要做的工作就是要对古代汉语文献语言的意义来进行解释,其是它要工作对象是以古代文献的语意,而要做这样的一个工作呢,它就要有一些方法,这些方法就涉及到通过字形,通过汉字的声音,通过上下文等等这样的办法,来对这些意义进行解释。

     刚刚主持人提到的这个《说文解字》这本书里面,就对这个“儒”字作了一个解释,说“儒,柔也”,柔软的柔,儒是柔,其实这里面,如果从我们训诂学的角度去看,它就是一个从声音的角度来解释这个意义,柔和儒其实语音是很近的,而且分析这个字形,这个字形是这边一个人,这边一个需要的“需”,它说“人”是它的义符,“需”是它的声符,它要从人需声,其实我们的汉语汉字啊非常的奇妙,这个形声字的声符,当然是起到一个标音的作用,也就是“需”跟这个“儒”其实声音是,在古代是相近的,但是它也表达意义,比如说我们说糯米的“糯”,也是这样的一个声符,三点水一个相濡以沫的“濡”,包括虫子边的这个蠕动,都有这样一个柔软的特征,那可见这个声旁,这个需呀跟它是有关系的。而这个需,我们在《说文》里边,许慎的解释呢,是用另外一个“xu”来解释它,就是上面有一个胡须的须,必须的须,底下一个立正的立,这个字是等待的意思,它说“xu”就是等待,需当等待讲,为什么当等待讲,它说是“遇雨不进止xu也”,出门遇到雨,所以这个需要的“需”上面是个雨啊,雨字头,它是也是形声字,底下是而,而的声音跟“需”的声音,又是古代是相近的,所以它是出门遇到雨,如果你说下雨我也出去,这个不是儒,不是这样的一个做法,它是下雨我就停下来,但是雨停了我还是要出去的,所以这个许慎他还引用《易经》的话说,“云上於天,需”,等着,雨过了我还走,这里边就有一个什么呢,就有一个柔中有刚,我们是暂时我们要躲避这么大的雨,但是我们最后我还要完成,要到达我的目的地,这个柔中有刚。

    过去在中国的传统里边,讲天地人,三才,这个三才呀,就有三道,叫天道、地道、人道,天道是阴与阳,地道是柔与刚,人道是仁义的仁和义,仁义道德嘛,仁与义,其实这是一个变位,天地人呐,其实这个仁和义就是柔和刚,我们这么去看儒学,其实就是我们这个从训诂学的角度在这儿看,我们可能就对“儒”字,引进我们去看的这个儒学呢,可能在理解上,就会有更多的这样的一些认识。

    田桐:您跟我说完之后,马上就觉得,和平时我看这个文字的感觉就不一样了。那您怎么样看待《论语》,就是说我们学习《论语》有没有对我们学习儒学有各种各样的帮助?

    朱小健:《论语》这本书,我们当然说它就是儒学的一个最根基的一个著作,元典是吧?《论语》其实呢,它一直在我们的生活当中,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在,大家不一定,每个人都读过《论语》,但是我们可能说,俗话说,“三人行,必有我师”,这是个俗话,俗是什么?是百姓日常的习惯,是已经很自然的,来认同的这些理念,这个理念哪来的呢?《论语》,你可以不知道《论语》,但是你知道,“三人行,必有我师”,所以我们说《论语》的这样一个书,它两千多年以来,一直就跟我们在一起,是这样的一个状况。

    田桐:那么您觉得《论语》所呈现给大家这种人性的这种内涵和科学,它展现在哪些方面?

    朱小健:就是在《论语》这样的一个包括孔子他的这样的一个观念里边,人,其实它是一个社会的,一个各种关系的这样的一个集中的一个体现,《论语》它就是以人为中心,围绕着怎样成为人来展开他的一些观念,展开他的论述。那么我们今天,我们为人,我们做人,我们处人,就跟人相交,我们是每个人,每天都要面临的问题,我们现在在这个生活中,有非常多的不近人意的地方,这些地方其实我们仔细想想,它就是背离了“仁”这样一个理念,那么我们《论语》当中的这些关于“仁”的相关论述,对我们今天,我们如果说个极端的话,假如我们偏离了“仁”的话,我们要回归到“仁”,当然就会有启示。

    田桐:好的,那马上呢,就请您给我们带来的今天演讲,朱教授带来的演讲题目是“儒学与当代中国”《<论语>人学内涵的当下价值》有请。

    解说:《论语》是儒学的根基之作,为什么说它是中华传统文化定型的第一元典,《论语》的“论”是什么意思,《论语》的“语”应如何理解?怎么来正确的学习论语?《世纪大讲堂——<论语>人学内涵的当下价值》正在播出。

一、《论语》

朱小健:刚刚讲啊,这儿有一个题目,叫《<论语>人学内涵的当下价值》,这里面啊,我想有三个关键的词语,第一个当然是《论语》,第二个是人学,第三是当下。

第一个呢,《论语》这个书,我们认为它是儒学的原创的第一书,原创是说,在这样的一个书的内容,记录的是孔子的话嘛,是孔子他的思考,他自己本身提出的这些理念;第二个呢我们说,它是我们中华传统文化的定型的一个,第一个的元典,起源的这样一个著作,它影响着我们中华文化有两千多年了。

这个书的名字叫《论语》,这个“论”什么意思呢?我们来看看这个“论”,“论”的这个小篆,这个小篆这边是言语的言,跟说话有关,这边是它的声符,这个“仑”,这个“仑”是什么意思呢?上面这个三角念成“集”,就是集中的“集”,三合一,集中,底下这些竖道就是竹简,竹简是用来干什么的呢?用来记录的,用来写字的,它是需要这样,中间的这样一个叫做苇编,牛皮绳把它串起来,串起来之后,它是一个什么形态的,是一个前后有序的形态,因此呢它有一个选择排序,有条理地来编纂这样的一个含义。所以《论语》的“论”,它就启发我们这本书,它里面所收的这些东西是有条理的,把它编纂到一起的。

那“语”是什么呢?“语”这边也是一个“言”,跟说话有关系,那边那个“吾”它所表达的是一个交流,所以“语”和“言”的意思也不一样,“语”是一个对话,“言”是自说,所以呢这个书,从书名上看,就是孔子的学生所记录的,还有后面的门人,还有更传代的这些学生们,他们所记录的孔子的一些言论,那里面这些话怎么样呢?就经过了选择了,之所以有学生把它编在一起,是因为它的这样一些理念,它的真理,它的这些光芒被认可,才出现这样的一部书。

   解说:《论语》记录的是孔子的言行,体现了孔子的理念,历史上,《论语》影响中华文化两千多年,因此被认为是中华文化定型的第一元典,而《论语》的“论”意为有条理的编纂,“语”意为相互谈说。在学生认可孔子的理念,有选择的把他的言论记录编纂在一起后,才出现了《论语》这本书。

朱小健:这个书它主要的大部分是孔子的一些话,一些语录,所以它是我们国家的这种语录体的文本的这样一个滥觞,一个开头,而语录体这样的一种文本呢,其实在世界各个文明里面,都曾经起到过重要的作用,就是一种格言呐,一种对人的启示,这样的都是非常丰富的。但是这种格言和这种语录体啊,它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在学习它的时候,我们可能要还原它的语境,你得知道它在什么情况下来这么说,可能有的话是在换任何环境也还是对的,但是有的话,离开了这个环境,就不完全是这个,就可能被理解得不准确,或者没有那么当时那样的有针对性。

比如说《论语》一开始,“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好了,第一章放在那儿,我们按照我们刚才说的,它是有条例的编纂,把它放在第一个,总是有它的用意的。那我们现在想想,这个《论语》好像说的很简单吧?学习很快乐,朋友来了让人很快乐,如果你把它放到孔子曾经周游列国,曾经厄於陈蔡,曾经在匡被人家追,然后他那么多的君主都承认你说的真好,但是没有人实行它,他自己都以为要“道不行而乘桴浮於海”了;这个时候,“有朋自远方来”,跟他一起讨论,是不是跟简单的没有这个背景的“有朋自远方来”不同啊。

《论语》里面它也记了很多的事,比如说《卫灵公》里面有这么一段,说“师冕见”,“师”是“乐师”,古代它那个时候的乐师多数是盲人,这个人叫“冕”,他来见孔子,“及階”走到台階那儿,孔子就告诉他,“階也”,这是台階,“及席”到他的位置那儿,孔子说“席也”,到你的位置了,然后都坐下来之后,大家都坐下来之后,孔子说了,说“某在斯,某在斯”,谁在这儿,谁在那儿,介绍给他。等他出来,他的学生子张就问他,说你今天这样,对着这个乐师说这些话,是“道”吗?孔子说就是“道”,这个“道”是什么?就是他的这样一个对象,一个视力有障碍的一个对象,一个人他的需求我们要满足他,我们要替他来,帮他来,看见外部的这样一个世界。

所以,宋朝人在这样的一段文字读后,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说“圣人之道,无微显”,就是小和大“无内外”“由洒扫应对而上达天道”,就是“洒扫应对”就是日常的生活,日常生活本身就是道理,就是人类应该遵从的道德,本末一贯。所以宋朝人呢说这个,《论语》这个书,一本书都要像这样去看,所以我们要看《论语》的时候,我们不光是看孔子说了什么,其实特别是《乡党篇》里面,很多孔子他做了什么,这个孔子是知行合一的,他的主张和他的行为是一致的,而这个都是我们今天读《论语》可能要去注意的,所以《论语》,我们可以给它这么一个概念,就是它文字可能比较浅显,但是意思非常的深邃。所以我们今天理解《论语》包括它的人学的内容,我想这都是我们要关注的。

解说:《论语》是儒学原创第一书,是记录控制自己提出的理念,《论语》里面有哪些人学?以人为本的理念如何体现在孔子的言行中,随着当今世界的发展变化,《论语》的人学内涵在当下又有什么价值?《世纪大讲堂——<论语>人学内涵的当下价值》正在播出。

二、人学

朱小健:我们现在说第二个人学,什么叫人学呢?简单的说就是关于人的学说。《论语》它基本上就是关于人的学说,我自己的体会,今天跟大家一起来共同交流的,我想有四个方面,第一个叫以人为本,第二个叫与人为善,第三个叫修人以德,第四个叫学而成人。

(一)以人为本

以人为本其实呢,它是一个对人的本质的一个认识,那人在《论语》里面,其实它是一个普遍意义上的人,本质就是具备人的道德,这就叫做人禽之辨,禽兽啊,人和禽兽的区别就在于,人是有道德的。以人为本把人放到这样的一个位置。

在《论语》里面记载,《阳货》篇有“廄焚”,就是孔子家他这个马圈呐失火了,“子退朝”下班了,从退朝啊回来,问了一句话,曰“伤人乎”,有人受伤吗?失火了有可能关心的是什么呢?烧掉多少房啊,马,因为马廄啊,马有损伤吗?没有,首先问,伤没伤人呢?注意后面还有三个字叫,“不问马”,“不问马”这件事与孔子无关,是编《论语》的学生们给他写上的,写上“不问马”它的意思是什么呢?它是认可了孔子他所说的,“伤人乎”对于人的重视。

(二)与人为善

1、“孝”

第二个呢,与人为善,与人为善实际上是《论语》告诉我们的处理好人际关系的一种智慧。好,我们说,人际的这个关系,从人这个概念来说,打哪儿开始的呢?打代际关系开始,就是一代人、两代人,就是长辈和晚辈,从这儿开始,为什么呢?因为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你首先面对的是什么呢?母亲,如果父母在一块,父亲,首先面对的是一个代际关系,这个代际关系在《论语》里面,说的是通过由子的嘴说出来的,叫做君子务本,这个本是什么?孝悌也者,与其为仁之本也,孝是仁的根本。

孝是什么呢?孝说文解字说,孝是善事父母。我们看一看这个字形啊,说从老省,老这是小篆的“老”字,从老省,小篆是从甲骨文发展过来的,甲骨文这个形象是什么呢?这方面三个是长头发,我们现在都推头发,古人是不剃头的,谁的头发长谁的年纪大,然后这个人已经弯了腰了,跟我差不多岁数大了,所以这边手上拄着一个直杆,这是那个拐杖,这个拐杖发展到小篆里面变成它,这个东西拿掉了,叫做从老省,这个老省掉了一块,然后怎么呢,从子,这个儿子的“子”,孩子的“子”,把这个子替代了它,省掉了以后是这样,替代它以后,这是“孝”,所以孝,它是一个子和老,合起来的这样的一个字,这个字,它当然就有一个概念,这个许慎已经说了,子承老也,承受的“承”,同时这个承还有从老人那儿继承文化,传承这样的一个含义。

说文解字里边,还有另外一个字,通常是把它念成“教”,就是教学的“教”,这个字就是教的那一半,上面是两个叉,就是爻,底下也是一个子,后来它就是教育的教的这一半。但是我们今天教育的这一半就写成“孝”嘛,对不对?但是那个字,在宋朝有一个人,南宋,叫戴侗,他写过一个《六书故》。他在这个书里面就认为说“孝,是人子之达道”,作为一个后辈,晚辈的人,一定要孝,但是呢他“非但事老也”,不仅仅是侍奉老人,包含有更多的更广泛的这样的一个含义。

那么,我们从字的声音上去看,这个教育的“教”啊,跟效仿的“效”,刚才说的那个“教”啊,上面两个叉底下一个子那个,再说文里面就是说是效仿的意思,模仿的意思。它们从声音上跟孝顺的孝啊,它是一个旁转的关系,旁转就是语音相近的一类,从韵来说。另外我们也可以看到觉悟的“觉”,学习的“学”,它跟这个孝顺的“孝”啊,是一个对转的关系,这个我们不去解释这个词,我们只是说,在语音上它们是有关联的。而这些词它都有模仿仿效这样的一个含义,其实这些词,都是同一个词族的词。这个同一个词族的词,它的一个核心的意义是什么呢?就是仿效。

它也就是一个个体的生物的人,成长为社会成员的人,社会成员的人,就是《论语》里面讲的这个“人”。这个过程里面的一个重要的理念,这个途径就是模仿前辈,敬重前辈的经验,学习前辈的知识,提升自己的能力,把握外部的规律。为什么能把握呢?父辈已经把握了,所以它有传承这样的一个含义。所以我们这么去看,这个孝啊恐怕它的理念呢,就包含有仿效、尊重、理解、求善、传承这些在内。所以清代的王引之也说过“孝是善德之通称,所包者广矣”。

回到《论语》,《论语》怎么说呢?《论语》说,曾子说过这个话,我听老师说过“吾闻诸夫子,孟庄子之孝也,其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与父之政,是难能也。”就是一个人要能够延续自己父亲做过的事,是不容易的。

所以在学而里面也说“父在观其志”,父亲还在的时候要看一个人的志向;“父没观其行”,爸爸已经走了,这个时候你怎么做,显示着你的人格,而这个人格叫什么呢?“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章太炎也讲过这个话,他在刚才讲的那个“教”,一个爻底下一个子,那底下说,他说“古多世业”。从古(代)世代的“世”,就是古代的人呐,常常家里面做的事情是世代相传的。因此我们这些来看,华夏民族的这种从通过《论语》里面体现出来的这种孝,其实呢它是跟我们那个经历过上万年的农耕时代生产之间的协作需求相关的。它跟这个捕猎不一样,捕猎的东西是自然生产过程中拿过来就行,种庄稼,你要共同种还要守护,它是这样。

《论语》里面的这个孝呢,体现出这个代际之间,这个代际,扩而大之就是人际,包括师生。比如说《先进篇》说“子畏于匡”,孔子在匡这个地方啊,遭遇了不好的这个遭遇,然后就走散了,颜渊很晚才出来,才再见到孔子。孔子说一句什么话呢?说“吾以女为死矣”,我以为你都死了,颜渊说了一句话,“子在,回何敢死”,老师您还活着呢,我敢死吗?这样一个师生对话呀,其实它里面,也是一个人跟人之间的关系。我们说这个孝,它是这样的一种扩展。

2、“慈”

跟孝相关呢有一个慈,慈爱的“慈”。慈爱的“慈”呢,在这个《论语》里面只用了一次,但是《论语》里面有了好几次“爱”,慈和爱实际上意思是一样的。慈是什么呢?慈它是一个上面是一个“茲”,底下一个“心”。“茲”是增多的意思,这个增多是相对于刚才的“才”,刚才的“才”是草木刚刚长出来,一横是一个地平线,底下一个种子长一个芽出来。“茲”是增长,这个增长是什么呢?孟子说“人有四端”,叫做这个“恻隐之心,羞辱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这是发端。后来一定会扩展,什么时候扩展?为人父母之后扩展,这就叫做慈。所以慈是在这个心的情态上这样一种增长。这个慈当然它就有一个上对下,从地位上说,从辈分上是长对幼,从道德上说,是德高的人对道德有待完成的人的一种关注,一种善待。这个里面都体现着孔子的伦理自觉。

(三)修人以德

好,我们现在来讲第三个,修人以德。修人以德实际上体现的是人的价值的实现。人之所以为人,我们刚才讲了孔子的伦理自觉,它就反映了孔子对人的价值的认识,其实也是对人的生活方式的一种期许。人的价值的一个方面就是社会责任。人己相依,要用德来修身,以德处事,甚至造福社会,这样的一种德是需要努力地去养成的,《论语》里面体现的就是礼仪,内涵是礼,形式是仪,通过这样的一种修养,来完善自己。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这个叫做什么呀?主观的努力,所以这个孔子说“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四)学而成人

好,最后一个,学而成人。学在《论语》里面是最重要的,因为《论语》的第一章就叫《学而》嘛,是吧?学而第一字就是学,学非常重要,《论语》的学是以人的内在的德性,德性就是仁,核心就是仁。作为依据,孔子的话叫做“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来养成自己。以人类的真理和智慧作为指挥,通过各类知识的传授和实践,充分发挥人的潜能,从而生成人的活动。它是一个仁,学就是仁的一个标准,一个人要不学它不是人,那么也是孔子的追求,也是一个价值的依托,核心的理念。

解说:“以人为本,与人为善,修人以德,学而成人”,在《论语》里面基本体现了这四个方面的人学内涵。以人为本,体现了《论语》对仁的本质的认识;与人为善,是《论语》告诉我们处理好人际关系的一种智慧;修人以德,体现人的价值的实现;学而成人,体现“学”是一个人的标志,也是孔子的追求。

三、当下

朱小健:我们现在说一下,这个第三个关键词,当下是个什么社会?我过去在有一个论坛上我说这个引子说,这个叫做“科技异变”。科技发达啊,变化得都怪了,经济动荡,一会儿次贷危机,一会儿金融风暴。能源匮乏,人不但要处理好人的关系,如果从人学上来说啊,其实还有一部分是人和自然的关系,不能索取无度啊。道德缺失、生活紧张、心灵污染。这样的一种环境下,我们面临着非常多的问题,怎样跟别人相处?怎样跟不同的民族共融?怎样跟自然协调?这些问题都摆在我们面前。所以我们跟孔子所处的时代不同,我们今天都有聊天工具,孔子没有,但是我们遇到的问题可能类似。

比如说简单说一句,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己”,学习是为了自己,这个自己是什么呢?修人以德的提高;“今之学者为人”,现在的学,学习为了什么呀?每天送孩子,每天都是在为人。两千多年过去了,我们这个好像面临的问题非常类似吧?

所以司马迁说“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那么仲尼他实际上遇到的那个社会,他并不认为它是一个完满的,所以他要去改变它。

那么就我们刚才讲的这四点来说,以人为本,我们想今天,我们要尊重生命是吧?孟子说了“不立于岩墙之下”,曾子说了“启于足,启于手”都是讲的要什么呢?尊重他人,贵重自己,自重。

与人为善方面更是这样,《论语》里面说了,“不义而富贵,于我如浮云”“见利思义,见危授命”等等,这些概念我们今天无疑对我们处理好人际关系,都有非常大的价值,是吧?我们人不是动物,不是森林法则的那种竞争,纯粹的竞争,不是。我们有的时候,我们可以舍身取义,我们可以救孤善弱。

修人以德方面呢,比如说这个《论语》里面讲过,孔子说啊,就子贡问孔子,说怎么样来从事治理国家呢?孔子说三个方面,第一个足食,第二个足兵,第三个民信之矣。要有足够的粮食,足够的武装力量,还要有足够的文化和信心,道德。然后子贡说,那去一个呢?把这个兵去掉,再去呢?把食去掉,理想、道德、信念是不能够去的。比如说你不吃都饿死还有吗?个体是这样的,人类,整个人类的社会,如果没有了信念,没有了道德,比那个没有粮食问题要大得多。所以我们说,格物、诚信、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样的一个路径,我们都是要作为我们这个以道德来修养这样一个过程。

总体来说,我们这个《论语》的这些,人学的这些内涵,我们今天就看,不是回到过去,我们还是要前行的。我们前行还要看,看清楚我们这个道路啊,看你一定要走到哪儿,你自己心里面想像,你要有一个目标。所以我们从《论语》的这样的一些这个人学的内涵里面,我觉得我们可以完全得到非常多的一些启示。如果我们真做到了以人为本、与人为善、修养自己、努力学习,我们成为这样的一个人,我想我们走出我们的自己的这样的一方土地,我们融入社会和世界的人群,会受到欢迎的,因为你是一个《论语》的人学理念上的人。谢谢大家!

解说:当今社会,在科技、经济得到巨大发展的同时,背后也不乏诚信缺失的问题,而中国的很多企业和个人也出现缺乏契约精神的现象。怎么看待当今社会的诚信问题?《论语》当中的人学理念和当下的人学理念是否一致?如何看待当今的儒学热?《世纪大讲堂——<论语>人学内涵的当下价值》正在播出。

四、现场提问

田桐:感谢朱教授给我们带来的精彩演讲。那我们今天同学们呢,他们也是听得非常的认真,然后也总结出了自己的经验,想向您请教。

现场观众:想请教您一个问题,现在互联网金融发展得很迅速,它也是整个社会的物质基础吧。但是呢在这个过程当中呢,出现了一些公司的,比如说倒闭了、跑路了,然后呢还有中国会出现不管是企业也好,或者是个人也好,对契约精神很缺失。从论语学里边的仁智礼仪信当中的信,您看怎么看当下社会的这种契约精神?谢谢。

朱小健:我们提这个问题呀,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中国,其实它不限在中国,它是一个世界的。最简单我们说,次贷危机的源头在华尔街,显然不在我们这儿,所以,诚信是一个人类面临的问题。《论语》怎么说呢?说“人而无信,何以行之哉”就是能做什么事呢?就是说“信”,实际上是仁的一个重要的理念,和人之所以为人的一个重要的范畴。所以刚才说了,如果没有信你走不远的,你也无法走下去,所以我们这个所谓的这些,非常多的这些欺诈的这些行为等等,如果他有可能也来学一点《论语》,也许有没有这种转变的可能呢?我们不敢说,但是我们想没有人包括他自己,他都不会说,诚信这个东西是坏的,不能守信。这个,这个恐怕这样的一个价值理念,它不会被更多的人,多数的人来认同,我是这么看。

现场观众:您好,我有一个小疑问,现在中国乃至世界,都掀起了一股热潮—儒学,这是为什么?

朱小健:好,你的汉语太好了,请坐。那个,世界真的掀起儒学了吗?好像有一点了,但是你说的那么热这样的一种状态,其实至少在我看还有距离。之所以是这样世界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明,都有共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它们的共同的地方,应该说可能都是人类共同伦理当中的那些善的地方。而这些地方,在东方的这个像《论语》,像儒学,这样的我们刚才讲的,柔刚相济的这种包容,这种综合,因为儒学我们今天没有去展开,它有和的理论,就是和谐的“和”呀,这个和叫和而不同。这个和并不是说,它里里边就没有,就是铁板一块,不是这个概念。所以包括中,中庸的“中”,这些理念,应该说对于当今世界往往容易冲突,往往容易不同的文明有一些对抗,这样的一种可能性来说,它是一个有可能是人们寄予一个希望的这样的一种学说。我想这可能是,假如真的像你说的,世界上有那么多的,甚至都在向它来,从里面吸取他们需求的东西的话,可能跟这个有关联,我这么想。

现场观众:朱教授你好!我想问一个问题就是《论语》当中的人学的一个内涵,它和我们当今,当下的一个人学内涵是否是一样的?如果不一样的话,它又,就是能给我们提出几点不一样的地方吗?好,谢谢。

朱小健:其实呢,这里面涉及到当下的人学是什么?当下的人学在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学者,不同的领域里边,就是思考的可能认识啊,并不完全是一致的。你说的这个当下,就是像刚才一开始,有一位朋友说的这个当下所指啊,是要有一个界定的。当然我想可能我们想到的是我们中国的,也许是这样,我们当下的这样一个人学的理念。我想我们中国的这个人学的理念,至少在今天,我们有着跟《论语》的这个人学的理念,相类似的这种范畴、领域,就是他们关注的,比如说人性啊,是吧?人,他人格怎么养成啊,是吧?人,他跟其他的动物的区别啊,这些关系。但是具体的,比如说人的道德,区别于禽兽是有道德,这个道德是什么?这个道德在今天,我们完全是一个孔子提倡的仁义礼智信呐,还是要有更多的当下我们亟需解决的,或者说我们所缺失的东西呢。我想我们都可以从《论语》的这个人学的内涵的里面去比照,去判断,去借鉴。那么我想人学也会成为我们今天社会的一个和谐的基础,或者说我们促人向善的一个动力。

田桐: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勒·克莱齐奥曾经说“你若真想成功,与其读成功学,不如去读孔子的书籍,它们更是成功做人的典范。”《论语》集中反映了孔子的人学思想,细读《论语》,处处可以看出孔子对人,对人与人关系的重视,而这些人学内涵,则对于当今社会人类伦理的重构,具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节目,也希望您下周继续关注《世纪大讲堂》系列节目“儒学与当代中国”,下周见。